央行2674亿“特麻辣粉”上桌 释放怎么着功率信号? – 钢厂音信 :: 消息大旨_中钢网

央行一碗“特麻辣粉”(TMLF)上桌,市场对下一步货币政策走势的预期随之更加明朗。今晨,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将开展2019年二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该操作面向符合相关条件并提出申请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央行称,操作金额确定为2674亿元,这是根据有关金融机构2019年一季度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增量并结合其需求做出的。此外,本次TMLF操作期限为一年,到期后可根据金融机构需求续做两次,实际使用期限可达到三年。操作利率方面为3.15%,比中期借贷便利(MLF)利率优惠15个基点。“看到这波操作,终于明白大水漫灌和精准滴灌的区别了,这就是结构化货币政策微调而已。”某机构人士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事实上,“货币政策松紧适度,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的政策取向一直是明晰的,不过有关降准的传言却屡屡传出,以至于央行不得不两次辟谣,以正视听。据央行旗下媒体《金融时报》报道,4月23日夜间,针对“央行25日(周四)起拟对部分农商行及农信社等农村金融机构定向降准1个百分点”的传言,央行回应称该消息不属实,且表示“目前没有新的定向降准政策”。此前的3月29日,有人以“新华社权威消息”的名义,声称“中国人民银行决定2019年4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央行亦在当晚予以否认澄清。为何市场如此期盼降准?其实所谓降准,就是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市场资金面会更加宽裕,股市、楼市的资金空间也会变大,所以市场期盼降准。此外,4月份受MLF大规模到期和集中缴税等因素影响,国内基础货币的确存在缺口。不过,央行并未选择在此时降准、反而用TMLF来替代,原因何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经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颜色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央行一贯的主张是强调结构性货币政策,一方面疏通货币流通的渠道,让流动性能够重点扶持民营小微企业;另一方面结构上缩短放长,更好地支撑长期性的投资和经营活动”。因此,颜色认为,短期之内央行既不会降准也不会降息,即便降准也是结构性降准。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蔡浩则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不降准是因为近期经济、金融数据强劲,物价上涨、房地产升温,央行有意控制流动性释放的量和节奏,避免大水漫灌引发金融风险的累积;使用TMLF是因为其具有有效久期较长的特点,一定程度上可以看作是对降准的替代,短期内降低了降准的必要性。目前来看,央行短期内降准已是极低概率事件。不过,下次降准或在何时到来?蔡浩认为,从清明节后中办、国办下发的关于促进中小企业健康发展的文件以及4月17号国务院常务会议对民营、小微企业融资安排的支持力度来看,预计二季度定向降准仍会到来,只是规模可能小于预期,且主要作用于中小型银行。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持相似判断。他表示:“降准是迟早的事情,预计会在下半年”。颜色则认为,“如果5、6月份经济形势出现变动,不排除5月底或6月可能会有面向民营小微企业的定向降准”。

2018年12月19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决定创设TMLF,根据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增长情况,向其提供长期稳定资金来源。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大、符合宏观审慎要求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可向中国人民银行提出申请。

4月24日,央行开展了2019年二季度定向中期借贷便利(TMLF)操作,这是央行创设TMLF之后第二次使用这一新的货币政策工具。而在23日晚间,央行就定向降准的不实消息进行辟谣。多位业内专家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结合宏观经济形势以及市场基本面变化来分析央行最近的货币政策操作,可以看出,当下货币政策的重心将从规模扩张转向结构优化,近期全面降准以及定向降准的可能性都不大。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以及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将是未来政策着力点。而从近期多个重要会议针对货币政策的定调和表述来看,货币政策将保持稳定和连续性,不会“大水漫灌”,但也不会转向收紧,未来政策将根据实际情况更加注重预调微调。再上“特麻辣粉”政策结构性特征明显央行表示,此次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的对象,为符合相关条件并提出申请的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和大型城市商业银行。操作金额根据有关金融机构2019年一季度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贷款增量并结合其需求确定为2674亿元。受到多个缴税、缴准、MLF到期等因素影响,此前有市场人士担忧,4月市场流动性会受到一定冲击,不过,上周部分续作MLF以及此次TMLF操作显然有利于稳定整体资金面。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从全月流动性安排来看,本次TMLF操作和4月17日MLF续作配合完成了4月3655亿元MLF到期的平衡对冲,4月流动性总量维持平稳。与此同时,此次TMLF操作更加凸显了货币政策结构性特征。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央行启动TMLF,反映出央行在保持稳健货币政策的前提下,还是要继续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对民营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TMLF相对MLF利率低15个基点,有利于帮助实体经济切实降低融资成本。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一季度中国经济“开门红”之后,央行再度启动TMLF,表明流动性供给的重心从规模扩张转向结构优化。相较于其他政策工具,TMLF能够实现期限更长的流动性供给,推动“宽信用”从短期向长期延伸,促进企业长期投融资,从而增强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央行连续辟谣近期降准可能性不大值得注意的是,央行接连用“MLF+TMLF”操作、而非用降准的方式来对冲到期流动性,也向市场释放了强烈的信号,前期比较浓厚的降准预期目前已经大幅降温。“央行启动TMLF,意图还是维持市场的流动性稳定和利率稳定,防止市场过度波动。从流动性管理角度来看,定向降准和全面降准能够增加市场流动性,逆回购、续作MLF、TMLF等也是投放流动性,但是由于工具不同,会让市场的预期有所不同。”中金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针对降准的不实消息,央行近一个月内也已经两次辟谣。4月23日晚间,央行通过旗下媒体就“25日起定向降准”进行了辟谣。此前,3月29日晚间,央行也通过官方微博表示,有消息称“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9年4月1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为不实消息。多位专家也对记者表示,两次针对“降准”进行辟谣,反映了央行打击谣言、维护市场稳定的决心。从监管层表态、并结合经济基本面和市场预期的变化来看,近期降准包括定向降准的可能性已经不大。温彬表示,由于宏观经济存在的下行压力,年初以来,市场对降准包括定向降准的预期较强。不过,去年下半年以来,宏观调控的加强以及一系列稳增长政策的落地实施,使得经济出现企稳回升态势,今年一季度经济金融数据全面超出市场预期,使得近期降准的必要性下降。程实表示,当前流动性已经稳定于合理充裕状态,央行正在有意识地缓步慎行,避免导致短期通胀压力和金融市场过热,近期降准的可能性不大。定向降准的可能性实际上也不大。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对此,央行原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经济参考网撰文指出,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央行对于大、中、小银行采取不同准备金率的体系更加清晰,而未必是近期要定向降准的信号。货币政策当前宜保持稳定,多观察,走一步看一步。不会转向预调微调力度将加大近期,从中央到监管层多个会议密集释放的信号可以看出,未来货币政策将保持“松紧适度”,不会“大水漫灌”,但也不会收紧,预调微调的力度将加大。22日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强调,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加大对实体经济的金融支持。19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宏观政策要立足于推动高质量发展,更加注重质的提升,更加注重激发市场活力,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12日召开的央行一季度货币政策例会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鉴于经济运行和金融市场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货币政策进一步加大宽松力度的必要性已经不大,但并没有转向收紧。当前实体经济仍需货币政策坚持逆周期调节,未来一个阶段货币政策将保持框架稳定、灵活开展预调微调。未来也有可能通过利率市场化改革来推动市场实际利率水平下降。赵庆明表示,货币政策一定是相机抉择且不断预调微调的。在一季度宏观数据好于预期,且物价压力有抬升趋势、资本市场出现可观涨幅的情况下,货币政策必然趋势谨慎。不过,尽管一季度宏观数据不错,但经济下行压力仍存,货币政策难以根本上转向。在货币政策整体保持稳定的基础上,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小微企业的支持,仍是下一步政策的着力点。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展望二季度乃至未来一段时间,应该更关注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和利率市场化改革,这比降准本身更重要。从当下看,应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改善金融机构与实体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提升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从根本看,应进一步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加快完善市场化的利率形成、调控和传导机制,提升金融资源配置效率,通过市场化、法治化方式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上周央行通过逆回购和MLF投放5000亿元,对冲到期的MLF之后,净投放1335亿元。考虑到上周是税期高峰,还有一定量的政府债券发行缴款,这一投放量被认为远少于市场预期。针对流动性压力,央行为何不选择降准?央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盛松成日前发文称,中国短期内不具备再次降准的条件。

盛松成认为,目前中国存款准备金率基本适度,货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经济也出现好转,因此短期内不具备再次降准的条件。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9年第一季度例会也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把好货币供给总闸门,不搞“大水漫灌”,同时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要与国内生产总值名义增速相匹配。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这可能意味着未来央行对于大、中、小银行采取不同准备金率的体系更加清晰,而未必是近期要定向降准的信号。